您现在的位置: zhaosf发布网 > 传奇练级 > 正文

传奇剧本杀、网易阿里“掰头”玩法游戏侵权新风险2024年5月

浏览次数:1 发布时间:2024-05-15 04:12:08

  作为创新与文化表达的新领域,其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愈发凸显。随着技术进步,侵权行为呈现出多样化和隐蔽化的特点,对原创者权益和行业健康发展构成挑战。2024年世界知识产权日,我们聚焦

  市盛律师事务所的蒋南頔律师告诉南都记者,网游知识产权侵权手段已呈现出技术化、智能化和隐蔽化趋势,侵权手段也开始告别复制源代码等简单的模式。

  据蒋南頔介绍,在2021年宣判、全国首例以“视听作品”认定侵权盗版的热血传奇一案中,侵权人不仅非法获取了游戏的源代码,还对代码进行了修改和调整,以此规避版权检测搭建服务器运营追忆传奇、江南传奇等私服游戏。不过,由于开发上线的游戏在角色、建筑、地图、道具等画面效果上均与正版高度契合,最终被判定其构成著作权罪。

  新技术、新业态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侵权新模式。在全国首例涉5G戏侵害作品信息网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涉案平台未经腾讯授权,提供英雄联盟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等服务,最终赔偿腾讯258万元。此外,直播、短视频等业态的兴起和更迭,游戏直播、游戏短视频也成了近年来的热点。

  庆幸的是,随着2020年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正,一些侵权问题得到了遏制和改善。以游戏直播为例,修法之前,游戏直播所呈现出的连续游戏画面所属作品类型尚未有明确定义,司法实践中部分法院将其作为“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予以。修法之后,新的著作权法对“视听作品”的定义进行了扩展,将运行形成的连续动态画面纳入“视听作品”的范围,从而直接受到著作权法的。

  新著作权法还对权的范围进行了扩大,将游戏直播行为直接纳入了权的范围。据市盛律师事务所刘凡律师介绍:“根据新法的,任何未经授权的公开游戏画面的行为,包括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都可能构成对对著作权的”。

  刘凡表示,随着著作权法的修正和相关司法实践的发展,游戏直播版权问题已得到了更为明确的法律规范和,“这不仅对游戏直播行业提出了更高的知识产权要求,也为游戏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

  此外,我国司法力度增强,审判标准逐步呈现统一趋势。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也采取了更积极的措施来游戏版权,如诉前、行为保全与先行判决等,形成了诉前、诉中、诉后多元救济协同运用的体系。

  同时,新修订的 著作权法提高了侵权赔偿的上限,将赔偿上限从5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并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于故意著作权或相关,且情节严重的,可以在确定的赔偿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刘凡律师称:“该项修订为游戏版权提供了更为严格的,侵权成本显著提高,更有助于遏制游戏行业的恶意侵权行为”。

  有些改变是直接、性的。在网络游戏领域,玩法侵权是一个复杂且突出的问题。一直以来,一些商家采取模仿甚至抄袭、“换皮”他人成功游戏的做法。这不仅了原创者的知识产权,也对整个行业的创新动力和健康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

  “思想与表达两分法”原则一直是著作权法领域的一项——著作权法不思想,只思想的表达。在以往的法律实践中,游戏玩法往往被视为“思想”而非“表达”,因此不属于著作权法范围。不过,这种情况已出现重大转变。

  2023年5月23日,网易率土之滨项目组微博发文称。法院一审判决三国志·战略版(以下简称“三国志”)构成著作权侵权。值得一提的是,该案焦点主要体现在对独创性游戏玩法是否存在“抄袭”。

  据悉,率土之滨是一款由游戏雷火事业群打造的大型多人在线战略游戏(MMOSLG),2015年上线后持续运营至今。而三国志是一款由广州简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阿里集团旗下游戏品牌“灵犀互娱”负责发行的战略类游戏。三国志于2019年9月开始上线亿美元大关。

  根据该案一审上显示,主张率土之滨拥有高度独创性,是凝聚了极高创造力的艺术性表达,应当收到著作权法的,而三国志大量复制了率土之滨具有独创性的内容。为此,网易提出了包括要求三国志赔偿5000万元、要求删除三国志游戏中涉及著作权侵权的内容、停止运营游戏等多项。

  对此,灵犀互娱则主张率土之滨并非完全原创,率土之滨也有向三国志借鉴之处,二者由于题材也不同,表达的形式上具有明显差异。

  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率土之滨的独创性游戏规则是其核心和灵魂,应当受到。法院指出,尽管三国志做了一些增减变化,但没有改变涉79项游戏规则的内在连接逻辑,仍会带给玩家与率土之滨相似的游戏体验。

  法院在去年5月一审判决三国志构成著作权侵权,要求灵犀互娱删除或修改侵权内容,并赔偿网易5000万元,这也是国内游戏侵权纠纷案件最高判赔数额。不过,法院驳回了网易要求停运游戏的请求。

  2024年1月,二审案件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开庭。灵犀互娱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去年一审后已立即发起上诉,目前还在庭审中。据网易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案件目前所未有新进展。

  据知情者透露,网易在二审中就两款游戏的具体玩法设计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提交了一份鉴定意见书,而简悦公司则针对该鉴定意见书另行起诉,以鉴定机构及三名鉴定人不具有的鉴定资质为由,请求法院确认鉴定意见书无效。目前,相关已被简悦公司提交至二审法院。

  针对该鉴定意见书,此前广东卓建(龙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洪国彬对南都记者表示,因为游戏著作权侵权类的案件不同法院或都不存在辨别上的很大不同,而鉴定意见书仅对相关两者相关的内容进行客观描述而不是做结论性意见,故而参考或不参考鉴定意见书的内容,甚至参考鉴定意见书的内容中的部分或全部,以及对于鉴定意见的角度是否认可等因素,都会成为影响案件的依据。因此此类型案件一般都会走到二审,以保障自身最大的权益和最的判决。洪国彬说:“二审主要看两方面,一是鉴定程序是否有瑕疵,二是法院认定侵权是否有新角度。”

  洪国彬还表示,在率土之滨诉三战案一审认定中,法院在赔偿数额上参考了我的世界一案中的判赔金额与判赔的计算角度。“不过,由于不属于终审判决,因此金额与侵权名目方面都需要待终审判决认定后才能准确评价”。换而言之,在二审判决后,赔偿金额、侵权名目、是否一审判决,都将重新定义。

  2018年,网易将虎牙等告到法院,称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游戏奶块大量抄袭了网易代理游戏我的世界所属美术资源及游戏整体画面,涉嫌构成著作权侵权。此外,网易认为奶块整体抄袭了我的世界核心内容,即游戏玩法规则,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判令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元。

  2020年,广州天河区一审判决,认定奶块游戏画面与我的世界实质性相似,构成著作权侵权。

  2023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在二审中作出了不同的判决。法院认为,虽然两款游戏中存在多处游戏元素及其组合的设计相同、相似,但画面表达存在较大差异,因此两款游戏整体画面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此外,两款游戏在玩家角色设定、游戏特色系统、游戏任务设置等方面均不同,因此奶块并未整体抄袭我的世界的游戏玩法规则。

  因此,二审法院认定华多公司、公司的行为既不构成着作权侵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从而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

  业内人士表示,奶块一案无论判决结果如何,游戏玩法一直是庭审关注的焦点。由此可以看出,游戏玩法已成为知识产权的重要关注对象。

  不过,据市盛律师事务所方面介绍,对于游戏玩法应当属于什么作品类型,是进行单独的还是整体,目前还有未的问题。律师王董咪说:“三国志一案中,法院将游戏玩法认定为了‘符合智力特征的其他’,认为游戏玩法是一种单独的作品类型对其进行单独。而在奶块一案中,法院则认为涉案游戏整体画面构成视听作品,而其中的游戏玩与游戏画面不可分割”。

  同时,从产业发展来看,早期对于游戏玩法的“不”做法,给游戏产业带来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如今,经历过了市场空白期,而进入了市场竞争期。现阶段,法律应当适当调整其力度,其的旨也从单纯地鼓励创作,转变为防止垄断。“凡事都有两面性。在对游戏玩法的法律上,应当给予一定的避让空间,及时将行业通用、落入共有领域的、并非具体表达的内容剔除出可以垄断的范围,避免因为‘的垄断’对竞争的市场产生”,王董咪律师说。

  相较于游戏玩法,对游戏IP本身的侵权显得更直观、直接。过去,搭设游戏私服一直是此类侵权的常见案例,而随着游戏产品影响力的扩大、游戏玩家人数的增长、新兴消费业态等的出现,不少新型“跨界”案例也开始出现。

  近年来,剧本杀成为了广大年轻人喜爱的社交娱乐方式之一。随着对剧本需求的增长,有商家把游戏IP也纳入了剧本杀的剧本范畴。

  2022年8月26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开审理了一起剧本杀侵权传奇游戏IP的案件。

  资料显示,传奇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类(MMORPG)网游,由世纪华通旗下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于2001年引入国内。作为国内首款运营超过20年的游戏,传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及市场认可度。

  显示,被告纪某歧创设运营的工作室发行了一款名为传奇的城市限定剧本杀,并通过微信对外推广、销售,被告上海黑眼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眼圈公司”)在经营的剧本杀馆使用了该剧本杀。

  据盛趣游戏方面介绍,获悉此事后,公司法务团队协同公证机构快速完成线下实地取证,发现该剧本杀在名称、剧情、卡牌设计、剧本道具、游戏机制设计等诸多方面使用了传奇游戏相应元素,严重侵害了传奇商标权、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盛趣游戏遂将纪某歧和黑眼圈公司告上法庭。

  2023年5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作出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剧本杀不仅侵害了传奇相关商标权及著作权,同时因剧本杀游戏与网络游戏目的都是为了丰富相关的文化生活,原被告存在同业竞争关系,易使相关对被诉“传奇”剧本杀与具有高知名度的传奇游戏产生关联,构成不正当竞争。

  法院判决要求传奇剧本杀的制作者及发行者对本案行为应承担全部责任,剧本杀馆在一定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盛趣游戏对南都记者透露,被告未对一审提起上诉,判决已生效。

  传奇剧本杀侵权案作为全国首个剧本杀网游知识产权的案例,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该案也入选了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公布的2023“中国十大最具研究价值知识产权裁判案例”。

  王董咪律师表示,剧本杀作为新兴的娱乐产业,缺乏成熟的IP生产机制,同时呈现形式也较为单一,一些商家因此可能会参照借鉴现有热度较高的IP、剧情和设定,“比如影视作品、游戏作品、民间传说等,这极有可能导致侵权的情况”。

  实际上,其他行业“跨界”游戏而出现的知识产权案件并非个案。同样是盛趣游戏旗下知名游戏IP的“龙之谷”,便爆出被主题乐园“侵权”之事。

  据悉,华昌龙之谷等游乐园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将龙之谷游戏名和角色形象用作游乐园主题,并将游戏中的地图、剧情等复制到乐园中,涉嫌盛趣游戏的商标权和著作权。

  2023年初,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龙之谷”“华昌龙之谷”乐园侵害龙之谷商标权,并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盛趣游戏约160万元。此外,根据去年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裁定,认定“华昌龙之谷”与“龙之谷”构成近似商标。

  盛趣游戏对南都记者表示,作为国内首例主题游乐园与知名网游之间的商标纠纷案,目前此案正在进行二审。

  在传奇剧本杀一案中,盛趣游戏主张“命运之刃”等32个美术作品被侵权,法院最终认可了16个。实际上,美术作品等游戏素材一直是游戏著作权的重要领域。

  过去,由于游戏玩法并未被纳入知识产权范围,被“山寨”的游戏往往是从界面、地图、道具、图标等游戏素材入手开展。随着国内游戏市场的进入充分竞争的阶段。现在,游戏厂商除了更加注重游戏本身内容的著作权、商标权等的知识产权权益之外,对游戏之外的素材、周边权益也越发关注。

  今年2月26日,米哈游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哈游”)与上海淘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米网络”)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开庭。

  公开资料显示,淘米网络是知名游戏摩尔庄园和赛尔号的研发、运营商,米哈游则是“上海游戏四小龙”之首,其开发的原神等游戏在全球范围内广受好评。

  据知情人透露,米哈游本次起诉淘米网络的原因,与摩尔庄园手游在宣发时使用了米哈游旗下游戏崩坏学园2的游戏视听材料有关。

  今年3月,市石景山法院也公布了一起涉及米哈游游戏美术素材的纠纷案。米哈游旗下子公司某科技公司等三被告在运营的号等平台上,未经许可大量使用原神游戏素材,并在多个平台上发布相关游戏内容。

  该案庭审中,被告方辩称相关行为属于对原神游戏的介绍和引流,符合着作权法关于合理使用的。然而,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方未经授权在其微信号、网站、微信小程序、手机应用程序以及账号中大量使用原神游戏人物、武器图片等游戏素材,了原告的信息网络权。此外,法院还认定,被告相关行为还构成了不正当竞争。

  最终,法院一审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相关侵权行为,并赔偿米哈游子公司共计206万元。目前,三被告均已提出上诉。

  此外,2023年7月,米哈游发布消息称,公司助力上海警方成功捣毁全链条制售盗版游戏周边团伙。据悉,上海徐汇警方当时抓获嫌疑人5名,查获侵权周边及零部件3万余件,涉案金额超1亿元。

  对此,市盛律师事务所方面表示,在游戏本身获得成功后,基于游戏IP开发衍生市场,并由此增强游戏IP的影响力,扩大游戏IP的生态圈。未来,基于游戏产业本身的蓬勃发展,针对游戏的知识产权必将更为常态化和精细化。游戏产业内的多方主体共同合作,将促进游戏产业更好的发展,也使得其获得更为广泛的社会认同。